章节目录 第202章:我警告过你,别动季暖,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里面的医护人员见他走了进来,皆是转头看向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

    墨景深仍是来时的那身衣服,衬衫上还沾了些季暖头上的血迹,却并不狼狈。

    看见这冷峻挺拔的男人,再又看见俊美的脸上是一片冷沉肃然,整间诊室的医护人员都畏惧于他这样清冽寒凉的眼神,毕竟他把人都送进来十几分钟了,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帮季小姐处理一下伤口。

    “先、先生……季小姐她不让我们碰……”有一位医生开了口:“她的情绪不稳,我们怕强行去碰她的话,会给她的心里增加太大的负担和刺激……您看这……”

    墨景深望着那个被围在几人之间的季暖,薄唇冷抿,长腿迈开,径直走了过去。

    走近时,季暖仍然无助的蜷缩在那里,头都不抬一下。

    他从来没有见过季暖的这副模样。

    他所看见的季暖是开朗的,明媚的,虽然几个月前的性格有些变化,却始终还是当初那个她,只是多了理智,多了人生的目标,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与明艳。

    他没有见过这样脸色苍白如纸,更又眼神惊恐的像是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防备的她。

    甚至她就蜷缩在那里,身体不停的颤抖,眼神不敢看任何人,手放在嘴边,死死的咬着手指,像是有什么让她的内心无法承受的东西和刺激,在不停的侵扰着她的理智。

    墨景深俯身,将她从诊床边的墙角抱了过来,抚着她的背,温声低道:“你身上有伤,需要看医生,乖一点,处理过伤口我们就回去。”

    听见墨景深的声音,季暖才缓缓抬起头来,一脸受惊了似的表情藏都藏不住,但却因为看清了身旁的男人是墨景深,她虽然没有抗拒他的接触,但仍然是一双眼睛充满了防备。

    医生见她居然老实了,想趁着她被这位先生抱住时拿着酒精棉过来帮她清理头上的血。

    结果手还没碰到,就听见女人低低的冷漠的声音:“别碰我!”

    医生:“……”

    果然,除了这位先生之外,她是真的不允许任何人去碰她。

    这得是受过多大的刺激,又得是对这位先生有多大的信任和依赖,才能让他成为唯一一个特别的那个。

    见季暖这是真的害怕别人的碰触,他将手在她头上抚了抚,轻道:“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季暖摇头。

    “头疼么?”他低问。

    她仍然摇头,但他的手抚到她头上的伤时,她还是疼到皱了一下眉头。

    墨景深没再多说,以眼神示意医生将所有能用来处理伤口的东西都放到他手边的置物架上,然后亲手帮季暖将额头和流至脸颊边的血擦干净,再将她伤口周围擦了擦,看清她伤口并没有很深,只是表面上一层被鹅卵石墙面撞出的伤,不需要缝合,他才拿过酒精棉继续帮她擦拭。

    虽然伤的不深,但是创面不小,季暖被酒精棉贴到伤口时传来的刺痛给刺激到浑身一抖,却在墨景深关切的低眸看她时,她又死死的咬着嘴唇不吭声,忍着痛,一动不动。

    “别咬自己。”墨景深拿过一块干净的纱布,叠成一个厚方块,放到她嘴边,在季暖咬上纱布时,继续帮她的伤口消毒。

    期间季暖真的是一声痛哼都没有,只是愈加苍白的脸色暴露了她究竟有多痛。

    最终墨景深将她的伤口贴好了医用纱布,再又抚了抚她粘着血汗的头发,将她的头发用一根跟女医生借来的皮筋绑到了脑后,再又要来了冰袋,帮她肿起的那半边脸做了冷敷。

    做完这一切后,季暖靠在他怀里不说话,也仍然不允许其他人碰她,任何检查都不能做,一再的问她有没有不舒服,确定她没其他问题之后,墨景深直接带她离开医院。

    回到公寓后,季暖很快就睡着了,只是一直噩梦连连,不到五分钟就惊醒一次,哪怕是墨景深一直抱着她睡,她也仍然是时常的惊醒,每一次醒过来都要盯着房间里的灯看许久,像是在确定她自己究竟身在何处,直到渐渐安心了确定她是安全的,才又闭上眼睛,没多久后继续惊醒。

    如此反复,直到凌晨,她才睡的稍久了些,却仍然是在睡梦中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墨景深的衬衫袖口,像是怕他离开,只扔下她自己一个人。

    凌晨时分,万籁寂静。

    墨景深的手机在床边震动,他看了眼在怀里难得安睡超过半个小时的季暖,伸手拿过电话,看了一眼,接起。

    对方显然没料到他居然会接了电话,这么久以来打过的无数次都被无视,可居然这一次,他接了。

    “景深。”电话彼端响起一道清悦的女音:“雪意的事情我很抱歉,她是……”

    “那起快递事件后,我警告过你,别动季暖,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男人的声音有着渗透人心的寒意,冰冷的温度似是将室内的空气都已拉低了。

    电话那边的女人正要开口,却又听见他冷漠道:“无论是你还是苏家任何人,既然已经放弃了我对你们最后的容忍,今天过后,你会知道惹到我的后果。”

    对方还没来得及再多说一句,电话便已被冷漠的挂断。

    墨景深将手机扔至桌上,转眼见季暖在睡梦中又开始皱起了眉头,不安的手紧纂着他的袖口,像是在梦中被什么可怕的人追逐,像是逃无可逃,整个人紧绷的睡在他身边。

    男人的手避开她头上的伤,在她头顶抚了抚,安抚了几分钟后,季暖的身体才渐渐放松,脸贴在他的怀里,眉头慢慢的舒展开。

    如果只是今晚在酒吧地下室里发生的事情让她遭受到刺激,心情不安稳是正常的,可从她的种种表现来看,她所受到的刺激却并不是单纯的这一种。

    她在地下室里发泄似的去用刀刺那个人时,一双通红的眼睛像是透过那个人而看见了其他什么东西,她当时的疯狂并不只是单纯的发泄,那样的痛恨和恐惧,并不简单。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