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9章:再度落下的吻比刚才更加汹涌深入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季暖一手撑在门上,另一手抬起,抓住男人的衣袖,转头,抬起眼看向男人淡薄如霜的眼神:“说啊,墨景深。”

    男人的眉宇间尽是漠然,波澜不惊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你说啊。”季暖在门前慢慢的站稳身子,两只手在身后死死的按住门板:“把你更狠更绝的话说出来,让我彻底死心,说啊!”

    “不死心你还能做什么?”墨景深看着她眼里酝酿出的那些红,眼神就这么寸寸的深了下去,唇上仿佛是一丝冰冷绝情的弧度:“你是想借着你身上的那点酒意和我的这点酒意,来促成一个怎样的夜晚?还是你以为自己有足够的魅力让我在你的身上重蹈覆辙?”

    男人说着,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熟练的捏起她的下巴,没逼着她将门让开。

    在季暖怔了下的刹那,他毫无预兆般的倾身,将她整个人直接压在了门上,俯首似危险似暧昧一般的凑近她的唇边,暗哑淡然的低笑:“不如换你来直说,你想要什么?嗯?”

    季暖本能的抬起手要去推他,却是刚一抬起就骤然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唇瓣上也拂她他的气息:“想要了就直接说,不过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这点事,你直说出来,毕竟睡过这么多次,我还不至于绝情到连送上门的都不要,如果你说自己是寂寞了,我倒是还能理解你。”

    男人的声音低低淡淡,准确的说,是将她的自尊完全踩在了脚下。

    季暖气的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他是存心要将他在她这里的形象和所有的好都打碎?

    感觉到男人俯首而来的靠近,季暖下意识的忙别开头,却被他握着下巴直接将脸转了回去,在她正要开口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的时候,男人已经牢牢的禁锢着她,俯首便直接准确的落在她的唇上,唇上被熟悉的温软覆盖,等季暖反映过来时,男人已经顷刻撬开她的唇.舌,长驱直入攻城略地的掠夺更深的地方。

    “不……”季暖奋力挣扎,却被他牢牢按住双臂在门板上,丝毫挣扎不动,她本能的抬起腿,却同时被男人压住,一点都不能动弹。

    “墨景……深……你……唔……”季暖拼命的扭开头,男人却像是刻意的一般狠狠的吻着她,一次一次深入的在她口中纠缠,却是以着要让她极为难受又感到几乎无法呼吸的方式。

    季暖都不知道他究竟有多久没碰过自己没亲过自己了,她只觉得在这样几近蛮横狠厉的又深又重的亲吻纠缠之下,她连着全身感官的所有神经都在剧烈的颤栗,一刻未停,连带着她的心都在不停的剧烈狠跳。

    直到舌.尖被勾起,男人毫不留情的亲吻的方式因为她控制不住淌下来的眼泪落在了两人的口中而微微放缓了力道。

    有那么一刹那,仿佛熟悉的那个墨景深在吻她一样,吻去她口中咸涩的味道,吻去她嘴角的湿意,正欲去吻掉她脸上的泪,他却有片刻的停滞,手抚在她的后脑,深邃的让人望不见底的黑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女人因为前一刻的吻而像是濒死的鱼儿一样靠在门板上剧烈的呼吸,双眼通红,满眼是泪。

    他静了片刻,目光深重的让人看不真切,淡淡缓缓的勾唇:“想要的是这些?”

    季暖大脑一震,刚才那一刹那熟悉的温柔几乎让她的思维错乱,可男人再开口的话还是让她本能的忙手忙脚乱的要去推他。

    然而男人却是更快的将她捞进怀里,将她按在门板上的同时又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再度落下的吻比刚才更加汹涌深入,季暖两只手徒劳的去推着他,但这样的推桑除了让男人将她禁锢的更狠之外没有任何效果。

    她呼吸仿佛被残忍的掠夺,因为呼吸困难而瘫.软在他怀里,墨景深终于松了手,放开了她更从她的唇.舌中退出,季暖本来苍白的脸上已经是一变潮红,口中全是男人的清冽味道。

    她浑身发软的贴在门上,几乎要滑倒下去,手有些无力的撑在门把手上来借以站稳。

    甚至她连抬起头再去看他脸上表情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听见冷冷的话语从头顶砸了下来:“还想要更多?我不介意今晚在这里成全你。”

    墨景深的声音满是居高临下的轻嘲:“既然始终不肯离婚,站在法律意义上的角度,我似乎的确可以在离婚之前再多尽几次这种夫妻义务,我看你该是想念的很。”

    季暖顾不得其他,整个人靠在门上,低着脑袋喘息着。

    她手指紧纂着门的把手,一动不动,听见男人低冷的笑问“还要继续么”的那一刹那,手猛地在门把上松开,然后抬起手扬手就要一个巴掌朝他的脸上甩过去——

    他没有打算阻止,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然而她的手还是没有落下,只是僵在了半空,看着男人薄淡的凉凉冷冷的表情,眼前映过那日在洛杉矶高速上疾驰而来在她面前被生生撞毁的黑色宾利。

    季暖的手就这样生生的僵在了半空中。

    然后缓缓放下手,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

    “墨景深,就算我曾经给你留下过不好的印象,可你也不至于将我们这么久以来所有的感情都忘了,对我这么残忍绝情,你就真的好受吗?”

    他嘴角勾着一弯冷淡又刺人的弧度,看着她的目光若深又浅,根本不知他的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只是声音淡淡的:“说真的,你现在站在这里,就算是真的从阳台跳下去,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又何谈好受与不好受?”

    季暖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靠在门板上,她低眸看着自己一直光着的站在地面上的脚,闭了闭眼,然后又扯开一丝笑脸,也不知道是在笑给谁看。

    她强撑着力气将身后的门把手拧开,然后在门打开的时候,拿起门边鞋柜上的包,不顾身上和头上仍然湿淋淋的,转身就向外走。

    “去哪里?”墨景深问。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