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0章:除他之外,日月无光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体育馆里这时忽然整个灯光都拢为暗色,台上的校领导用着极为隆重的语气说着让大家欢迎荣誉校长的等等开场白。

    随着全场雷鸣一般的掌声过后,便是一阵寂静,没有人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明明是自己的老公,可季暖此时此刻居然也在这种气氛下有些紧张了起来。

    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里去看墨景深,也不知道他今天站在这里会扮演着怎样一个严肃高冷的角色。

    直到墨景深的身影终于在台上出现,台下的少女们几乎个个都瞬间倒吸了一口气。

    被几位校领导殷切请上台的男人,已经站在台上靠右侧的演讲台。

    他站的地方,前有演讲台,后有T大标识的蓝天色背景的大屏幕,有翱翔的白云在屏幕上,墨景深穿的是一件白衬衫,却并没有被那大屏幕里的白色吞噬,反而格外的显眼。

    他更没有如季暖本来所想的那样,她以为他今天也许会是很严谨高冷的一身黑色西装,就像是在某些重要的会议上,他会以着最杀伐决断又冷戾利落的手段让人措手不及的那样的姿态,以为他冠着名誉校长的头衔,会像其他校领导那样西装领带甚至手持话筒神情严肃。

    可是他没有。

    他的一身是很随性的衬衫西裤,一点都不显得刻意,领口昂贵精致的扣子随意的松开一颗,袖口挽至小臂处。

    墨景深虽然身在高位,却也毕竟是国内上流社会最年轻的佼佼者,他只凭自己的能力便在几年内打下墨氏集团这片江山,更是只凭自己的决策与手段而挤身于国内商界最高处,是身价无数的可望而不可及的商界男神,更何况他背后如山峦一般泰然不动的墨家和美国的Shine集团,皆是重中之重。

    与墨景深有关的一切,都是浩瀚一般的数字和那些在国内让人无法估计的国内商业体系,可他此时的出现,却随意又淡然极了。

    “我的妈啊……好帅……”

    周遭又是很低很小的感叹声,甚至还有人在议论墨景深的年纪。

    有的说墨景深看起来和T大里的许多男生的年纪差不多,有的却说像墨景深这样身在巅峰的男人至少也应该过了三十岁,只是长的年轻而己。

    这个确切的答案目前在这里,也就只有季暖一个人知道。

    很多大学生毕业时几乎都是二十三岁左右,墨景深也仅仅是比那些大学毕业生大三岁而己,在座的学生里有许多留过级的或者重新考进来的,年纪几乎和他相仿,但毕竟都还受着学校的管理,形象阅历等等都很简单普通,哪怕T大女生们曾经在学校里评比出来的校草,此时也一样逊色。

    可台上的人即使今天也很低调简单,但男人干净的甚至根本不需要去做任何造型的短发,在台上的灯光下深邃漆黑的眉眼,好看更又层次感分明,完全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样一个男人,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复制的。

    这个男人站在这里,只是一个淡然的微笑,便顷刻间除他之外,日月无光。

    “各位,初次见面。”墨景深站在只有学校里常有的这种演讲台后,拿着上面的台式话筒,一手随意的撑在演讲台上,一手轻轻举着话筒,淡色的唇角有着三分笑意,七分冷静疏淡。

    男人的语气稀松平常,一点都不刻意,仿佛并不是受邀来讲话,而像是在面对一群还未正式踏入社会的年轻人,而放下身份,客气又平易近人的给了所有人一个简简单单的笑意。

    他说:“我是墨景深。”

    只是这么一句,台下就已经瞬间再次掌声如雷,季暖也忙跟着一起鼓掌,但是看着台上那个被万众瞩目的男人,看着他一副超脱世俗般的冷静淡然,看着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莫名奇妙就想起了昨天夜里被他按在床上欺压时的一幕。

    真是一点都看不出这连续几天夜里在床上对她逞凶的痕迹!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可以在公司里冷静操控大局,许多中小型合作企业的生死和许多经营策略都在他一念之间,明明有着一双在商场白道间叱咤的翻云覆雨手,却又和南衡这样一个游走于国外军火生意边缘背景复杂的人走的很近,更又可以像现在这样,以着T大名誉校长的头衔,站在这里。

    “很感谢各位T大的同学来到这里,与我进行一次愉快又简单的会面。”

    台下的每一个人都是安静的,男生仰望于站在高处的男人,个个都在遥想自己未来某一天会不会能有这样的成就,女生仰望的同时又皆是垂涎与心动。

    “众所周知,T大是国内最高端的高等学府,为国内经济行业和各大企业的高层领域培养出济济人才,墨氏集团从现在开始,不仅投资重建T大内那座百年图书馆,更与T大达成了共识,未来在国内院校的招聘会第一时间选择T大。”

    说到这里,墨景深始终带着三分笑意的目光看见了坐在前面第三排的季暖,季暖坐的位置不算特别明显,但偏偏男人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她的脸上。

    几千人的体育馆里,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看着台上的男人,严肃正经的场子却因为他向台下投来的那一眼而忽然开始有些人在小声的窃窃私语,都在问墨总刚才在看什么?在看哪一个方向?

    校领导们也因为他刚才那向下一瞥的眼神而下意识的朝那边看去,但是台上的灯光太暗,基本分不清那些学生的脸,实在看不出来他刚才是在看谁。

    在所有人都在好奇时,反倒墨景深却是淡定收回目光,不紧不慢的将唇弯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抬手示意大家不要分散注意力,也算是瞬间就让季暖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落回原位。

    他将手中的台式话筒放回演讲台上,又好整以暇的把本来就向上挽了些的袖口又向上挽了一圈,显的更加的随性和平易近人。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