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9章:他是不要她了吗?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苏知蓝的手抖了抖,试图将手出来,却被季暖死死的按住。

    “你干什么?放手!”苏知蓝奋力的要从她的手中挣脱出来。

    季暖却仍然死死握着她,笑意鸷冷,嗓音却是轻轻淡淡的只有苏知蓝一个人能听得见:“怎么能放手呢?在害死我腹中孩子的凶手被绳之以法之间,我是不会放手的。”

    “季暖你……”

    “你以为苏雪意死的就是死无对证,你以为借着墨景深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尽快让警方结案,你以为没有人能怀疑到你的头上,你继续做你出淤泥而不染的大小姐,继续扮演着一个有着狂躁症的胆小怕事情绪受不得刺激的病人,你以为自己无懈可击?”

    “你放开我!”

    “苏知蓝,我告诉你,我这人锱铢必较,你在我身上造成的每一道伤痕,我都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你在我肚子里偷走的东西,我就算是挖穿你的心你的胃你的子宫,都难消心头之恨,别以为墨景深不醒,墨家就不会怀疑到你头上,就不会有人对你怎么样。”

    苏知蓝仍然在试图将手抽出去,可季暖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一直纂着她的手腕,力气大到几乎要将她的腕骨捏断。

    封凌从头至尾都没有伸手去帮忙禁锢住苏知蓝,因为她看见了一个因为失去了腹中的孩子而愤怒到了极点的女人。

    这样的季暖,是封凌从来不曾见过的。

    直到季暖终于放开了手,苏知蓝才终于能顺利挣脱,向后退了一步,心有余悸的又看了一眼季暖平坦的肚子。

    “一切都只是你的怀疑而己。”苏知蓝平静了一下心情,尽量距离季暖远一些。

    恰好这时警局人出来,看见苏知蓝,便让她进审讯室录口供,苏知蓝犹豫了一下才转眼看向季暖,季暖也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再说任何话。

    走出警局时,外面正在下雪,封凌将围巾裹到季暖的脖子上,一边和她向车的那边走一边低声说:“墨太太,这件事用不用我跟基地那边知会一声?”

    “不用,这件事情一旦墨家插了手,苏家也没那么能耐彻底脱身,墨绍则这么一个Shine集团的董事长也不是白吃饭的,苏知蓝身上的种种疑点一旦传到他那里,他会亲自给警方施加压力。”

    “也好,那就让墨董去做吧,毕竟墨先生还没醒,他的愤怒也无处可发泄。”

    ------

    回到医院时,墨景深仍然还是没有醒,他的病房还是不允许随意进入。

    天已经黑了,万珠带着季暖回墨家。

    晚上吃饭时又有专门为季暖熬的汤,自从季暖流产之后,几乎每天都会喝汤来补身体,季暖总是觉得万珠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试图找回自己的儿子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痕迹。

    每天万珠什么都不说,这个家里现在所有人最害怕听见的两个词就是沉睡和植物人,这是最害怕的结果。

    饭后,季暖回了卧室,关了门进了浴室。

    洗过澡后她拿着墨景深以前用过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床边,打开邮箱看见海城墨暖工作室发来的那些工作邮件,可她现在无心看那些,只是坐在床上,盯着屏幕上的字,抬起手摸了摸床边花瓶里的玫瑰花。

    鲜花都是佣人每天在固定几个房间里放进来的,春节的那天晚上季暖和墨景深住在这里,她就看见过玫瑰花,在同样的位置上。

    她当时说什么来着?

    那次在T市过生日,满地的玫瑰花瓣她连摸都没摸一下就都毁了,导致现在看见玫瑰花就会心疼。

    她蜷缩在床边,看着花,又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墨景深。

    [你房间里的花每天都这么好看,一个月都看不到你,我连你是枯萎的还是盛放的都不知道。]

    有时候人可能就有这样一种执着,特别是对深爱的人。

    无论对方是生存还是死亡,哪怕只是一具黄土白骨,只要能让她看见,起码也会安心。

    可这整整个月,她唯一两次都是趁着医生打开门的时候向里看了一眼,看见墨景深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安安静静一动不动,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各种颜色的线和管子,他没有睁开眼,就连睫毛都没有动过一下。

    只是这样一个眨眼间的看到便关上了门,再也看不到。

    整整一个月了。

    季暖一如既往的每天给墨景深打三个电话,一如既往的睡前给他发一条短信。

    时间一长她也很茫然,他这样睡下去,是不要她了吗?

    为什么那么强势的走进她的生命,扭转她的人生,却又悄无声息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让她这样的害怕?

    ……

    大雪纷飞,二月份的洛杉矶再下几场雪,这个冬天也就可以结束了。

    季暖一个人裹着白色的羊绒大衣坐在医院门前的阶梯上,头上落满了白色的雪,因为一直没怎么动过,雪也没化,在她头上落的多了,远远的看着像个雪人堆砌在了阶梯上。

    秦司廷走出医院看见这一幕,单手插在裤袋里凝望了许久,才走了下去,到了季暖身旁后,帮她将头上的雪拍走,然后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

    季暖不需要转过眼,只微微侧了下头看见是秦司廷的皮鞋,也就没再动。

    “他一直睡,你每天这样跑过来等着也没什么意义。”秦司廷道:“我看你还是先回海城吧,你的工作室还需要你,季家和墨老爷子那边也需要你回去安抚。”

    季暖沉默着望着路边飞驰而过的车,淡淡的说:“秦医生你不也是专门从海城飞过来,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没回去?你的家和工作重心都在海城,可偏偏最近还是一直在这里,你不是也在等吗?”

    秦司廷低眸看着她,片刻后叹笑了下,干脆坐了下来,与她坐在同一个台阶上,与季暖看着同一个方向。

    许久后,他道:“连我都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会醒,如果他一年都不醒,你打算在这里等一年?他十年不醒,你打算等十年?”

    季暖没说话,只拿着手机来回翻看着那些自己给墨景深发过的消息。

    每天一条,已经有很多条对方未读的消息了。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