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黄雀在后_九天风水师 - 夹克小说网

第2章黄雀在后

    陈长青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听说你在江海市混得风生水起,这几年做了不少好事?”
    元守一知道陈长青话里有话,但他却不敢多说什么。
    “趁我没动手前,赶紧滚。”
    “我......我愧对师父教诲,我对不起道观,我简直畜生不如......”元守一跪着爬到陈长青脚下,满脸血泪,痛哭流涕,但在陈长青眼里看不到一丝怜悯。
    陈长青从始至终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原因很简单,元守一能在五年之内成为名声大噪的风水大师,甚至力压江海市四大风水世家,唯一的解释,他做了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比如破坏他人墓葬阴宅风水,夺取气运。
    坏人风水是风水师里的大忌,一般人不敢触碰,往往只有那些亡命之徒才敢铤而走险,但下场通常很惨。
    所谓风水先生无地葬,算命先生半路亡,说的正是那些不走正统路数的歪门邪道。
    元守一自知瞒不过陈长青,支支吾吾地吐露道:“师叔,昔日我做了一件有损阴德之事,如今报应来了。”
    “没兴趣了解,赶紧滚。”
    “我知道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可蝼蚁尚且偷生......”
    陈长青不以为意地撇过脸去,继续以先天之炁稳固小男孩神魂。
    元守一跪在地上,自言自语说起了一桩陈年往事。
    五年前,他跟随观主前往江海市参加***,见识到了上流社会的奢靡,他那双眼睛彻底被花花世界遮蔽,从此道心不存,最终选择叛出道观,之后前往江海市寻求出人头地的机会。
    金钱地位和香车美女,江海市有他奢望的一切。
    江海市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都市,财阀集团林立,寸土寸金,当时江海市的首富家族张氏财团几乎可以用富可敌国四个字来形容,不免惹人眼红。
    元守一和他的狐朋狗友盯上了张家,他们设法找到张家祖坟,竟发现那是一处得天独厚的龙脉之穴。
    张家祖坟不但位于小龙脉之上,而且风水局也大有来头,名为“万华生金穴”。
    在墓葬风水格局里面,号称四大风水名局的“寅葬卯发”、“日进斗金”、“玉带缠腰”和“黄袍加身”都比不上这个“万华生金穴”,它集龙脉气运于一身,庇护后世族人荣华富贵,平步青云。
    元守一等人为了夺取龙脉气运,布下玄空风水。
    此举不单单破坏了张家祖坟原有风水格局,甚至还将张家祖坟改成了大凶格局“阴煞穴”,以张家子孙的命脉养成元守一等人的气运,这类风水局有损阴德,一般风水师不敢做这种事,可是元守一为了成为人上人,他才不在乎报应。
    短短一年之内,张氏财团破产,名下公司倒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家数十口人相继意外身亡,当初这件事闹得全城皆知,大家都以为张家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因此惹来杀机。
    陈长青没想到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然是眼前这个败类!
    元守一等人则因为夺了张家气运,之后运势非凡,钱财滚滚,可谓是名利双收,由此在江海市混得如日中天。
    然而,该来的终究要来。
    当年参与破坏“万华生金穴”的人陆续横死,目前为止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元守一走投无路的时候想起了拓苍山里的天师道观,这才厚颜无耻回来向师门求救。
    元守一手心里爬满汗水,他拼命磕头祈求得到陈长青的同情。
    “此后半生我愿留在观中侍奉师父和师叔,求求师叔给我一个机会!”
    然而陈长青听完之后,整个人周身温度突然下降了好几度,“怎么你以为这里是垃圾场?”
    “师叔,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我真的不想死,下半辈子我一定行善积德弥补对张家的亏欠,求你救我一命......”
    元守一抱住陈长青的腿,放下所有尊严。
    陈长青冷冷地看着他,“你不想死?那张家人的死就是活该吗?冤有头债有主,你欠张家的自己还,这趟浑水,我们小破观没兴趣搅和,钟明送客。”
    钟明刚回来就发现地上跪着一个血人,仔细一看,这不就是那个叛出道观的师兄元守一吗?据说在江海市混的风生水起,闭口不提自己师承何处,怎么看上去这么惨。
    “好嘞,师叔。”
    可是元守一迟迟不肯撒手,他抬头望着那波澜不惊的陈长青,眼里透出一丝恨意。
    “师父以前常说,一念恶,地狱现前,一念善,天堂如是,我都这样低声下气了,师叔你为什么不肯渡我?”
    “老家伙秉持大道之内无善无恶,那是他的道,”陈长青抬起脚,将元守一狠狠踹了出去,全身威压骤然而至,“却不是我的道,我的道是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钟明吓得咽了咽喉咙,师叔平日里喜欢开开玩笑,今天怎么这么严肃?
    元守一并没有马上起身,反而端端正正跪好,伏身跪拜,以头叩地。
    “多谢师叔指教......”
    陈长青懒得搭理他,可就在这个时候,元守一阴恻恻地笑了起来,他迅速起身,手里操控七枚棺材钉射向陈长青,划过空中产生呲呲风声。
    然而陈长青不退不让,单手捏了一道诀,身前立刻形成一面符法结界抵挡住七枚棺材钉,他眼神一暗,符法结界震碎,七枚棺材钉全都被击落在地。
    元守一反手之间将棺材钉全部吸回身旁,悬浮于周身。
    陈长青掸去小男孩身上的灰尘,笑道:“给了你这么好的偷袭机会,你却不好好珍惜?”
    “陈长青,是我小看你了,但那又如何,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元守一!”
    元守一身上的伤都是假的,他故意卖惨为的就是偷袭陈长青,为了能杀掉陈长青,他特地以尸油炼化棺材钉,将其打造成法器镇魂锥,修道者一旦被镇魂锥击中,神魂消散,灵力褪尽,极为凶险。
    可惜陈长青远比元守一想象的更强。
    元守一双手合拢以急雷之法结印,吸取天地灵气为己所用,刹那间每一枚镇魂锥内都游离出一只灵体状的阴魂,阴魂掌控镇魂锥,镇魂锥加持阴魂,两者相辅相成。
    “师叔,这是七魂七钉吧?”钟明没料到元守一竟然修炼了这种邪术。
    随着元守一的敕令,七魂七钉犹如飞箭齐攻,从四面八方刺向陈长青,陈长青轻轻一蹬抱着小男孩跃入空中,用完美身法避开了七魂七钉。
    “陈长青,你莫非不敢与我一战?!”
    元守一有自己的后顾之忧,道观里的弟子精通法术,他们一旦联手,自己则毫无胜算,于是当即划破掌心,以血祭之法加持七魂七钉,威力猛涨,以此截杀陈长青。
    受到血祭法力加持的阴魂渐渐凝聚出实体,双眼猩红诡异,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獠牙上挂着的血红色粘液忍不住一滴滴落下。
    “给我杀了他!”
    在元守一的血祭加持下,就连那七枚镇魂锥也发出血色之光,追击速度大幅度提升。
    陈长青左手抱着小男孩,右手单手结印,周身立刻浮现出金钟罩一般的金色符法结界,然而那七枚镇魂锥像是高速旋转的钻头在结界上不断渗入,七只阴魂也张牙舞爪攻击结界,结界表面很快就崩出一条条裂痕。
    “陈长青,你也不过如此!”
    钟明在一旁嘲讽道:“元守一,就你也配和长青师叔较量?!”
    “等我杀了陈长青,天师道观内所有人都得死!七魂七钉,受我号令,续暗破明,七命合一。”
    元守一双手快速结印,伴随咒法,威力剧增。
    七枚镇魂锥绕着陈长青快速旋转,眨眼间竟融合成了一把血红色长锏,七只阴魂随着镇魂锥的提升也变得更加可怕,它们扑在金色结界上撕扯。
    血色长锏发动了致命一击,符法结界瞬间碎裂。
    命悬一线!
    陈长青却不慌不忙抬起右手,以掌中灵力控住了血色长锏。
    元守一为了提升七魂七钉的法力,血祭之术一直在消耗他体内精血,他已是骑虎难下,只能继续通过血祭尽可能缩短自己和陈长青修为之间的差距。
    血色长锏在血祭加持下进一步移向陈长青,距离他掌心不过五公分左右,然而两个人的状态天差地别,陈长青除了额头上有点细汗,并没有任何不适,反观元守一脸色惨白。
    元守一咬咬牙,双掌推向陈长青,周身灵力涌向血色长锏,层层突破,长锏尖部几乎快要触碰到陈长青手掌。
    陈长青眼里尽是嘲讽之色,“这五年真是没一点长进。”
    “我要你死!”
    元守一一声暴喝,敕令七只阴魂附着于长锏之上,顿时法力大增。
    长锏不断移向陈长青掌心,眼看着马上就要被长锏刺穿,陈长青屏息凝神,四肢百汇的灵力全部涌向掌心,再一次将长锏镇住。
    陈长青以灵力抗衡元守一的本命法器,力量对冲,周围产生巨大的乱流狂风,吹得灯柱和幡旗七零八落。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陈长青抱着的小男孩突然睁开眼睛!
    小男孩的指甲瞬间变得又黑又长,像一把把黑色匕首,他猛的一爪刺向陈长青心脏......
    小说《九天风水师》 第2章黄雀在后 试读结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