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2 章_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 夹克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 2 章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投过来的灯光,并不能全部照亮密室,但是安烨茗的视力好,一下就看到了唯一的那个活物。

    那是一个穿着毛绒绒小衣服的小孩,小孩躺在一张褥子上,还没有他的手臂长。

    小孩在他们进入之后,便眼巴巴地看过来,还露出了个无齿的笑容,嘴巴里又呀了一声。

    小婴儿天生就能讨得大人的怜惜喜爱,特别是当跟着安烨茗的属下带着照明的灯,将这密室照亮,小婴儿的可爱笑容完全映入人眼中时。

    这小婴儿粉雕玉琢一般,肥嫩嫩的小脸蛋看着便想让人捏一捏,还有那双乌黑又清澈水灵的双眸,这时候因为看到了人,弯弯一笑盛着婴儿纯粹的愉悦,再加上粉嫩可爱的小牙床,谁看了心都能化了。

    但显然安烨茗这一群人都不是一般人。

    灰扑扑属下男子上前将陈澜抱起,动作里毫无怜惜之意,他饱起之后走向安烨茗,等着接安烨茗接下来的指示。

    而陈澜作为一个婴儿突然悬空,又躺于别人的胳膊上,这经历实在太新奇了些,他又禁不住呀了一声。

    “吵。”

    这便是陈澜见到安烨茗时听到的第一个字了。

    安烨茗确实觉得这小孩吵了些,从听到第一声之后,其他人听不到,可安烨茗却是能听到这婴儿的每一声咿呀的。

    虽然是循着这道声音过来,但安烨茗对这个连牙齿都没有长的楚家唯剩的活口却没有了兴趣。

    视线反倒是更多地放置于这密室中的其他物件上。

    安烨茗是如此,而他的手下也不遑多让,他们也没有一个是有爱护幼儿的概念的。

    在安烨茗轻轻的一声‘吵’之后,陈澜便注意到抱着,暂且把那个似拎似抓的动作唤做是‘抱’,抱着他的人就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目光冰凉,似是在斟酌怎么弄哑,又或是弄死他。

    陈澜不知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是这个想法让他一个激灵,作为一个刚死过一次的人,他一点都不想再死一次。

    陈澜立马把嘴巴紧闭,水润润的眼睛直直盯着抱着他的那个人,希望能用眼神说话,他很乖的,一点都不吵,一点都不,他话可少了。

    但是没用,抱着他的人依然抬起了另一只手,陈澜条件反射闭上了眼睛。

    脖子那处一疼,不过不是死,过了一会儿,陈澜轻轻睁开眼,他还活着,入目的依然是男人灰扑扑的衣服,视线上抬,依然是刚才看到的死人脸。

    确切地说刚才并不是脖子疼,而是咽喉处疼了一下,陈澜不知道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也不敢试试自己是不是哑了,现在他连大声呼吸都不敢。

    话说,他这是到了什么鬼地方,这里的人怎么都这么凶残的?

    可陈澜注意到眼前男人不同的发型衣服,却是明白了,他就算又活了过来,也不是在原来那个世界了。

    而且他现在的处境看起来不妙。

    安烨茗在嫌了句吵之后,便没有再看陈澜,这处隐藏的挺好的密室,被放置了不少的财富宝物,但是安烨茗对这些被其主人珍藏的宝物却未见稀罕。

    只有在看见一颗红珠子的时候,才伸手将其拿起来了一下,“红焱珠,楚家主的后宅里倒还是藏龙卧虎。”

    跟于安烨茗的又一属下,道“此间主人也算小有名气,号称虹衣影女,最善身速和隐匿,此处宝物应多是她盗来的。

    多位失主曾发悬赏虹衣影女之命,至今已累至三万上品灵石,却仍无人能逮到此女,不想虹衣影女竟藏于楚家。”

    回安烨茗话的为血五,他各种大道小道消息知道的最多,属于负责情报收集的。

    安烨茗听完血五的话道“楚智虽然武力不济,但也不是谁都能杀死的,而且他最怕死,又狡诈阴邪,宅中布置的跟个龟壳似的,能将他杀于宅中,一夕灭门的人不多,查出来。”

    被人抢先了一步,白跑一趟的安烨茗心情可算不上愉快。

    将那颗火红的珠子又扔回箱中,其他的宝物安烨茗也没兴致一一查看,只是一幅卷敛着的画卷此时被红焱珠砸开了一角,让安烨茗又多看了两眼。

    还有压于画卷之下的一枚玉佩也映入安烨茗的眼帘。

    “冰元峰,萧墨逸”安烨茗念出玉佩之上虽小却清晰的文字。

    是一枚彰显的身份玉佩,玉佩周身还绘着水月宗的标志之物,一枚小月牙。

    这样的身份玉佩水月宗的人皆有,质地有好有坏罢了。而当眼前这枚玉佩入手之后,安烨茗又细细看了这玉佩,发现竟还真是那厮的身份玉佩。

    这个发现让安烨茗脸上出现一丝笑意,哦,这笑意恶意且带着看笑话的意味的。

    “萧墨逸这是连身份玉佩都被人给窃走了。”

    安烨茗倒是对那位虹衣影女刮目相看了一下下,竟能从那厮身上窃走他的身份玉佩,着实是个挺乐人的笑话。

    若是虹衣影女还活着,倒是可以考虑留她一命。

    安烨茗这般想着,手中随手扯开了那幅已经露出一角的画卷,然后刚才还有丝笑意的脸,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细看还有丝嫌弃。

    将那幅画卷扔回箱中之后,安烨茗甚至还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指,似是刚才只是看到画像,就让他已经膈应不已。

    那画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安烨茗刚才提过的萧墨逸,安烨茗的老对手。

    安烨茗擦过手指的手帕落于地上,嗯,明白了,安烨茗对他的老对手非常膈应,甚至厌恶,就不知这其中是因着正邪不两立,还是又有别的缘由了。

    安烨茗刚才发现萧墨逸的玉佩被偷的愉悦,在看到这画卷之后淡去了,冷嗤了一声。

    萧墨逸那张棺材脸倒是很能吸引女子的追逐,这不就又是一位?

    楚智的女眷是心中另有所属啊,这位女眷虽然有点本事,但是眼神不好。

    密室里也再没了值得一看的东西,安烨茗一行便要打道回府了。

    然后还有一物,哦不,是还有一人需要安排。

    陈澜就一直处于安静如鸡的状态,这时候眼睛瞪的圆溜溜的,想知道对他的处置。

    跟着这行人,他不想跟,这些人一看就不是良善之人,可是被留在这里,他也没办法独个儿活的吧?

    血五提出建议道“这个小娃是楚家唯一遗孤,待他长成兴许用的着,不如送入玄中营,若是能活下来,也能为尊上所用。”

    陈澜不知这人口中的玄中营是什么地方,但是一听就不是好去处,而且很可能活不下来。

    陈澜以前都不觉得,但这次是真觉得自己命苦了。重来一次依然不会投胎,这是又要再经历一次英年早逝的么?

    安烨茗看向身前的小孩,这小孩小小一团,身上白绒绒的衣服一看就是女眷的审美,把这小孩衬的更变成了一个小雪团,小猫崽般。

    安烨茗还没这么近距离看过这么小,这么弱的小东西,一时倒多了一丝兴致。

    小孩子的眼睛异常水润清澈,直愣愣地看着他,不太机灵的样子。

    这小孩在血一的手上就跟个木头板子似的,一动都不动,整个人瞅着就像是个假人,倒是一点都没有了之前吵人的样子。

    啧,楚智小聪明一套套的,生的这个儿子,看起来却像个小傻子。

    不过安烨茗虽然对这么个小东西有那么一丝稀奇,却并没有要留下他养着的意思。

    楚智之前坏了安烨茗的事,今日安烨茗就是来取他性命的,不过被人给抢了一步而已。

    对楚智,安烨茗没什么好感,今日没能顺利处置了他,让安烨茗也有那么一丝心气儿不顺,并不想将楚智的儿子带回宗门。

    “玄中营不收这么小的奶娃。”

    安烨茗说的这话倒也对,虽然玄中营里的人都是打小开始受非人训练,但是那个打小也不是从还要喝奶,连路都还不会走的那么小。

    不过尊上的这句话,血五却是知道了这个奶娃的下场,连进玄中营的价值都没有,这个奶娃虽然比这府里的其他人多活了几个时辰,但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这么一个奶娃没人照顾,下场只有一个死而已。

    那位虹衣影女将其子藏于密室,也只是挣得一线生机而已,若不是幸运得尊上发现,也照样熬不过两日。

    不过也说不上幸运,因为发现他的是冷心冷情的尊上,没有价值的一个奶娃娃,尊上并不会给他任何怜惜照顾。

    不过血五却并没有看见尊上离开,尊上这是?

    在血五眼中,安烨茗朝着那个小团子伸出了手,让血五怀疑,尊上是没有能赶上杀这小团子的爹,现在要用这小团子抵一抵?

    但是安烨茗的手却既不是伸向小团子的脖子,也不是伸向小团子的眉心。

    玉色的手指落在了小团子的腮帮子上。

    这么直愣愣,躺在血一手上一动也不动的木头板子一个,但是两腮的肉却肥嘟嘟,颤巍巍,手指一戳便陷了下去。

    软乎乎的腮肉,触感极好,就跟个糯米团子似的,安烨茗的手指改戳为捏。

    但这突如其来的兴致,却并不会让他有小心收敛力道的意识,小孩子的皮肤极嫩,耐受力也极差。

    安烨茗的这一戳一捏,让陈澜便觉腮上一疼,然后小胳膊便扬起,想凶巴巴把那只作乱烦人的手给打落下去。

    不过手打到半道,却想了起来,这个人打不得。

    这个恶劣的男人是这行人的老大,刚才就是这个人说了一句吵,他便被灰衣男子给视线冻死,而且还对他的喉咙不知做了什么。

    凶巴巴的小巴掌一下变成了软嗒嗒,落在安烨茗的胳膊上,就像是被搭了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似的。

    像是安烨茗这种人,任何人的接触靠近都会引来他的本能警惕防御,但是眼前这团却不一样。

    弱到不行,一指头就能戳化了的小人儿,一丝丝威胁力都没有,就算把手搭在了安烨茗的胳膊上,也让人警惕抵触不起来。

    那整个小手还没有安烨茗的掌心大,小手也是肥嘟嘟,软嫩嫩,小肉窝一个又一个,这样的小肉窝让安烨茗又多盯了一秒。

    小团子的手指短短小小,手指甲更是小到只有丁点儿大。

    陈澜刚才差点就打到了这个人,内心惶恐,长长的眼睫迅速眨了一下,对眼前人讨好一笑。

    小孩清澈的眼睛弯成线,小嘴巴咧开,露出粉嫩嫩光秃秃的牙床。

    笑容要多纯真有多纯真,要多无害有多无害。

    虽然这个笑容实际上假的要死,但是在这个婴儿无辜可爱的脸蛋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知道的看见了,定会认为这个婴儿对被他注视的人有多亲近来着。

    安烨茗虽然铁石心肠,但看着刚才被他捏出了红印子的肥嘟嘟的腮帮子,却也觉得这小孩除了他爹是楚智那个叛者让人膈应了些,这个小傻子本身,却也没有那么让人碍眼。

    不过这依然不足以让安烨茗改变想法,血一也打算将胳膊上这个小孩扔回他原来躺着的那个垫子上。

    不过在这之前,一声‘嗝’却在室内突兀响起。

    陈澜虽然脸上控制着对安烨茗露出了无邪笑容,但有些也是他控制不住的,刚才的惊吓压力都变成了这个嗝。

    而且不止是这一个,打嗝的人都知道,一个怎么会就停呢?他还想打!

    轻轻搭在安烨茗胳膊上的小手手迅速收回,捂住了不争气的小嘴巴,捂的死死的。

    可想打嗝捂住嘴巴没有用啊,陈澜刚捂住嘴,便又‘嗝’了一声。

    陈澜瞪大眼睛看着安烨茗,欲哭无泪——刚才被人点的脖子那一下,到底有没有封住声音啊?封住声音是管不到打嗝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  刚开文看到了许多小可爱,很开心小可爱们的支持,比心心~,,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