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7 章_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 夹克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 7 章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孔方子开的药虽苦,但是确实非常有效,陈澜睡了一觉之后就好了大半,又被红珍给喂了两次药之后,便成了一个非常健康的团子,也就是两天的功夫而已。

    这一天祝简书又过来了,不过腾亦衍就没来了。

    这次陈澜是醒着的,正扒着床柱,试着爬起来,祝简书坐在床边笑着看小短手小短脚的小孩,问红珍她们陈澜的情况。

    “病好了就好。”

    “这是还不会站?”

    陈澜扒着柱子站的艰难,正说着,便自己左脚拌右脚要往床下栽去。

    不过有祝简书在,当然不会让他栽地上去,胳膊一捞就将团子给捞了起来。

    将人重新在床上放好,祝简书对红珍道“你们要不错眼看着小公子,不能出了差池。”

    红珍她们应是。

    不过就算今日祝简书不在,陈澜也不会出现意外。能在这里伺候的婢女也都有修为在的,而且对陈澜她们其实也不敢怠慢。

    祝简书又道“将屋里都铺上毯子吧。”

    “是,殿下考虑周到,奴婢们这就去办。”

    陈澜注意力没在他们说的地毯上面,而是往祝简书那里爬了爬,扑在祝简书的胳膊上,两只小手抱住祝简书的胳膊,“阿,阿。”

    祝简书摸了摸陈澜的脑袋,“笑眯眯的,乐什么呢?”

    陈澜又抱着祝简书的胳膊笑了下,再次费力爬,祝简书倒是有耐心,也就那么笑吟吟地看小孩玩。

    陈澜往前爬了几步,便扒拉着祝简书的身子要站起来,祝简书心想这是又把他当成床柱了?

    祝简书托着陈澜的小身子帮他站住,然后又被陈澜的小胳膊给抱住了肩膀。

    这个距离离脖子太近,祝简书不太自在地侧了侧头,这个时候陈澜攀着祝简书的肩头,一只小手伸着往窗外指,嘴里又高兴地啊啊着谁都听不懂的话,小小脚丫也兴奋地往上踮。

    祝简书道“想出去?”

    “啊啊!”

    对对,这两天他就吃了睡,睡了吃,就没出过这间屋子,照顾他的人也不抱他出去看看。

    没书看,也没电视看,什么都没有,很闷的。

    “好,带你出去。”

    红珍马上道“等下,给小公子穿好,不要着凉。”

    穿上小鞋子,戴上小帽子,再在陈澜的衣服外面,再给披上一个毛绒绒的小披风。

    祝简书看下来,心中想着,这么个小小孩确确实实弱的不得了。

    祝简书将陈澜抱起来,非常轻,给他顺了顺小披风,又将小孩的袖子往下拽了拽,将小手给藏住,“好,出去。”

    正逢冬季的时候,其实没什么好看,但是陈澜就是觉得外面的空气要清新许多,枯树枝都看起来也有意思,比屋子里视野开阔多了。

    坐着他的座驾,陈澜的小身子往前挣了挣,这都是什么树啊,好高,不是他认识的杨树,也不是槐树。

    祝简书抱着陈澜往前走,见他对培鸦树感兴趣,便在树下面停了停。

    小家伙看完了树,又开始看院墙,看石桌,祝简书也都一一抱着他去看。

    祝简书来看小孩,也不能看一眼就走,正好借此打发时间,否则其实他也不知要怎么跟小孩相处。

    现在祝简书抱着小孩,看他抠完了树皮,又摸墙,摸石桌,还捡树叶,捡枯枝,“怎么什么都没见过的样子?”

    一双眼睛乌溜溜的对什么都好奇,都想摸一摸,看一看。

    祝简书说完便自己笑了下“不过也是,或许还真就什么都没见过。”

    陈澜也笑,举着手中的树叶给祝简书,嘴里啊了两声,他就无聊嘛。

    祝简书接过树叶子放到石桌上,又用帕子给陈澜擦手。小孩又摸树又摸墙的,白嫩嫩的小手也变的脏兮兮。

    不过小孩没有用小脏手往他身上蹭,也并不算糟心,祝简书拿着帕子给小孩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擦着,擦的仔细,也没有用大力气,帕子柔滑,还挺舒服的。

    小孩也乖,在祝简书给擦手的时候并不添乱。

    小手又变的白白净净,陈澜弯着眼呀呀了两声,是道谢,不过祝简书听不懂。

    小孩的声音奶呼呼的,也不吵,弯着眼睛笑的可爱无害,祝简书点了点小孩的小鼻子“天天傻乐。”

    “好了,今天就玩这些,下次带你去看好看的。”

    于是陈澜又被带回了屋子里,好吧,放风时间结束,陈澜被抱回屋里之后,祝简书没有多坐,就又走了。

    日子其实挺无聊的,那几位照顾他的姐姐虽然照顾的仔细,但是话不多,屋子里总是安安静静的,没个人气。

    陈澜想了好几次,祝简书说的带他去看好看的,不知是去看什么。

    在陈澜都无聊的玩完了自己的手,又盘腿玩自己的脚丫的时候,祝简书终于来了。

    这次都隔了有十多日。

    祝简书进来的时候,陈澜正掰着自己的腿翘脚丫,听到声音,扭头看祝简书的时候,一个没坐稳,就变成了翻壳的小乌龟,咕噜噜的往下滚。

    祝简书再一次把团子捞起来,声音中带着笑意“怎么每次看你都这么皮?”

    “毯子铺的不亏。”

    陈澜见到来人就笑,对祝简书的话,他嘴里随便呀呀两声应付。

    祝简书看着笑眯眯的小团子,捏捏小团子的小肥手,“一点都不知道怕,下次就该让你真摔一下试试。”

    陈澜不管他说什么,只自己又攀他肩头上,小手往外指,“啊啊~”

    “又要往外跑?”

    嗯,陈澜的小身子往外探。

    “好吧,正好今天天气还行。”

    祝简书抱陈澜都已经一回生二回熟了,边抱着人边道“还记得我吗?”

    “嗯?”这次祝简书自己主动给捡了片叶子给陈澜玩儿。

    记得记得,你说要带我去看好看的,别忘了啊。

    祝简书没有忘,他将小孩抱出了云落居,这座峰上有温泉,有绿叶,抱着小孩去走了一趟。

    果然见到小孩兴奋的不得了,等祝简书要带着他回去的时候,都还恋恋不舍。

    不过却也没有闹。

    这让祝简书觉得过来看小孩也不算多讨厌的一件事了,小孩的小下巴抵在他肩头,看着后面的绿意眼巴巴。

    祝简书摸了摸小孩的脑袋“以后再带你过来。”

    祝简书过个十天半月就来看一次,这个行为甚至维持了一年多。

    其实陈澜觉得挺奇怪,这期间另外那一位曾见过的被叫二殿下的黑衣青年就再没来过,带他来的头头,陈澜现在知道了,那位大家都称他为尊上,也再没管过他。

    祝简书为什么到现在还在他身上费时间?

    不过虽然觉得奇怪,但是陈澜对祝简书的每次到来都还是非常欢迎的。

    院子里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她们也不敢跟他玩,都把他当主子,祝简书则又不一样。

    祝简书会带他出院子,与他说话多,甚至还有时候给他带点新鲜小玩意儿过来。

    陈澜现在已经会走了,正是初春的季节,他坐在石凳上,玩他的小木马。

    石凳上被红珍给铺了厚厚的垫子并不凉,初春的阳光洒在人脸上,暖融融的。

    被他百无聊赖玩着的小木马还是有次祝简书带过来的,在那之后,红珍又给他搜刮了些小玩具。

    不过玩过了也便没什么新鲜感,陈澜托着小下巴,往门口看。

    按照以往的经验,若是祝简书没有外出,这两天他应该会过来一趟。

    而在陈澜懒懒晒着太阳的时候,一年多未见的安烨茗终于想起了他。

    说是想起了陈澜其实也不太准确,安烨茗的关注点其实更多是放在了祝简书身上。

    “祝简书还在往那里跑?”

    旁边人道“是。”

    “我们也去看看。”

    这还是安烨茗将陈澜带回之后,第一次踏入至宁峰上。

    安烨茗没有惊动任何人,而他到的也巧,与祝简书就是前后脚。

    托着小下巴晒太阳的陈澜,听到动静的第一瞬间,就发现了祝简书。

    在晃荡着的小短腿一下从石凳上跳下来,直向祝简书跑去,一脚深一脚浅左晃右荡,却跑的飞快,像股小旋风,直让人担心小不点儿把自己给摔了。

    祝简书就一下弯了腰张开双臂,揽住冲过来的小不点,“跑慢点。”

    小不点还不到他腰高,伸着两个小胳膊抱住他的大腿,小脸蛋仰着,又在笑,都能看到小孩嘴里长出来的米米牙。

    “殿殿~”

    小孩已经能简单说些字,殿殿就是小孩对他的称呼了,没人教他,都是听红珍她们喊他大殿下听多了。

    祝简书将扒在他大腿上的小孩抱起来,还在手里掂了掂,“没重,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小孩变化非常快,祝简书每次过来都觉得小孩有了变化,他眼看着小孩从不会站,到现在的能走会跑会说话。

    其实还挺奇妙的。

    现在这段时间小孩的主要变化则在身高上了,今天见祝简述就觉得小孩又长高了一点点。

    小孩从以前的还没有他一只胳膊长,到现在都快有他腿长了,长的非常快。

    不过就是有一点,以前的小团子现在越来越瘦,脸颊上的肉少了,手上的肉窝窝都不见了。

    陈澜才没有不好好吃饭,他没有理祝简书的话,他的短胳膊环住祝简书的脖子,“去,玩。”

    而现在祝简书被软乎乎的小胳膊给环住脖子,居然也没有什么大反应,而是把小孩又往上抱了抱,面上无奈“我一来就让我带你出去玩,我看你不是想我,每次见我都乐颠颠的就是念着玩了。”

    陈澜讨好地蹭了蹭祝简书的脸,“想。”

    红珍她们现在虽然敢带他出院子,但也顶多就能在在云落居院门附近那一点走走,再稍远的地儿就不乐意带他去。

    就腻了嘛。

    祝简书每次带他去的地方就范围大多了,他还想着再以后磨着祝简书出这座山峰来着。

    不过虽然是实话,但是实话不能这样说的。

    软嫩嫩的小脸蛋在脸颊上蹭来蹭去,很亲昵很亲近很信赖你的小幼崽,能让人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祝简书这样没有温情的家伙,也被软乎乎小家伙的撒娇磨的眼里露出了点无奈笑意。

    毕竟是一只能全然掌控于手心,没有一点点利芒,将柔软小肚子向你袒露的幼崽而已。

    难免让人松懈,暂时放下心防,稍作放松。

    祝简书轻笑着摸了下陈澜的小脑袋,声音也有种无奈的温柔“行行,去玩。”

    说完就抱着陈澜往外去。

    安烨茗已经站了不短的时间,看着他大弟子抱起小孩,看着他大弟子被小孩环住脖子,被小孩笑着在脸上亲昵地磨蹭。

    现在那小孩脑袋搭在他大弟子的肩上,眼睛笑的弯弯。

    两人走过去,安烨茗就在不远处而已,却谁也没有发现。

    当年的圆团子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安烨茗多看了两眼,不过让他微讶的还是他大弟子。

    在祝简书他们走远之后,安烨茗的身形显现出来,“我这个大弟子,很有意思不是?”

    安烨茗身后的人,琢磨着道“大殿下对同门多宽仁关爱。”,,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