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 24 章_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 夹克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 24 章

    精彩阅读·尽在·夹克小说网(www.jiakexs.com)

    像是为了证明什么,祝简书本来打算急匆匆出去的脚步想要回转。

    “殿下?”

    对上印可疑惑的眼神, 祝简书更明白若是此时再转身回去, 更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

    他还是继续往外走了出去, 只不过这次他的脚步慢上了许多, 脸上也没了急色,只是在进入了云落居的院子之后,才又忍不住快了起来。

    “孔方子到了吗?”

    云落居的人小步跟在后面“孔先生这月出门了, 请了药堂的卫双严药师过来,因着小殿下不能用丹, 卫药师现下正在琢磨着给小殿下要开的药方。”

    祝简书听了便皱眉, 孔方子什么时候出门不好,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去了?

    祝简书一进去便先看到了在大床上团成一团的小孩,衬得小孩更小更可怜了。

    小孩团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祝简书大步走过去,“不都给你说了不要吃冰,怎么就是不听话?”

    安星澜抬眼看到走过来的祝简书,又哼唧了一下。

    他在腾亦衍那里一直吃的都是凉沁沁的水果,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腾亦衍那里伺候的人没有想到不能给他准备凉的, 但是后来他一直吃着没事,所以他就一直吃的都是凉水果了。

    但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玩完鱼之后,安星澜吃着凉水果想起了冰淇淋雪糕,又有腾亦衍那个可以当制冰机用的人在,他们就多捣鼓了下。

    将几种果, 乳,糖,之类的东西增增舔舔,捣鼓来捣鼓去,还真被他们弄出来几样味道还可以的‘雪糕’。而在炎炎夏日,冰冰凉凉的甜点就算只有五分的味道,也能给提升到□□分。

    腾亦衍吃的比他可多多了,安星澜就是看着他吃也眼馋,然后,先是尝一尝,自己参与做出来的当然要亲自尝一尝,理由很充分对不对?

    然后尝着尝着,就变成了吃,就一小口一小口,呃,舔完了有整整一块。

    可这不是他平常就没生过病,健康的跟个小牛犊子似的,他平常吃的一些东西,许多红珍都说是能让小孩身体康健的,他就以为他的小身板真的被养的非常硬朗?

    也是之前喝凉凉果子水和吃凉水果都没事,让他大意了。

    现在见祝简书皱着眉,板着脸训他,安星澜也不敢辩解,就哼哼唧唧道“殿殿,疼。”

    “现在知道疼了,看你以后能不能记住?”祝简书声音凶着凶着末尾又弱了下去,非常的色厉内荏,他坐在床边,对团成一团嚷疼的小孩不知道要怎么办,犹豫着伸手在小孩背上拍了拍,当作安抚。

    又扭头问道“药还没有熬好吗?”

    侯在旁边的侍女听到大殿下的催促,头又低了几分,大殿下此时卸下往日的温雅,气压很低沉,他们在云落居伺候的人,见多了大殿下对小殿下温和的样子,对大殿下的敬畏其实是打消了不少的,现在这样的大殿下却让她额上一下冒了汗。

    她小心着道“回大殿下,卫药师刚才写了方子,药材才抓上,要熬好还需费点时辰。”

    祝简书微皱眉,又往小孩边上坐了点,轻拍小孩背上的手,放在了小孩的肚子上。

    暖融融的暖意从祝简书的手上传过来,随着暖意的传来,安星澜觉得舒服了些。

    不过他更惊奇的是祝简书这如暖水瓶的手,就算夏天火气热也是不是这种热法。

    就算肚子还在疼也挡不住安星澜的好奇发问,“殿殿手熟了?热热的。”

    祝简书沉闷的心情也忍不住失笑了一下,“胡说。”见小家伙好了点,祝简书干脆把小家伙抱到了怀里,手掌整个盖到了小孩的肚子上。

    小孩却去抓他的手要看,“热的?为什么?团团手不会热。”

    安星澜能猜到一点,但也只是隐约一点而已,对他们这些人的神奇之处他一直都挺好奇。

    能制冰,能制暖,都很厉害,不怕严寒酷暑,他也想。

    祝简书还是第一次在小孩面前用了术法,这个时候就不好解释明白了,但他无视自通了某些家长的技能,转过小孩好奇的小脑袋,糊弄小孩子道“你长大就会了。”

    “好了,喝药。”

    药汁子黑乎乎的,飘出发苦的味道,安星澜皱了皱小眉头,其实肚子已经不那么疼了,或许可以不喝药?

    但是安星澜扭头看了看祝简书,祝简述书像是能看出安星澜所想,想也不想就对小家伙严酷到“不行。”

    “乖,一下就喝完了,喝完肚肚就不疼了。团团乖,等会给团团糖吃。”

    被哄着吃药什么的,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安星澜觉得他都被祝简书给惯的越来越喜欢撒娇,而且还拈手就来,就像这个时候虽然被哄的不好意思,但是马上顺杆就爬地道“那两颗,不,三颗。”

    小家伙甚至恢复了好几分活力,伸着小手指头,不再是刚才的蔫嗒嗒哼唧唧,祝简书好笑的捏了下小家伙的小鼻子,“行,先把药喝完,喝完就给你。”

    苦是真的苦啊,超苦超苦的。

    安星澜皱着脸屏住呼吸喝完,然后一秒都没停的就对着祝简书张过去了嘴巴,而祝简书也很有默契,在祝简书的小舌头上放下一个糖块。

    这次的糖与安星澜之前吃的不一样,一种沙甜的感觉,还有浓郁奶香,很像奶糖。

    也不知道是因为前辈子比较缺,还是这辈子他们弄的这些东西太好吃,毕竟一个魔宗顶层准备的小零食肯定精贵用心,安星澜就像一个真的小朋友一样,对这些小零食类的东西非常稀罕。

    而且越是限量的东西越稀罕。

    安星澜的小牙齿还挺尖利,嚼啊嚼啊的,糖块释放出大量甜意,冲淡着口腔中的苦涩,安星澜口齿有些不清地道“好好吃,喜欢。”

    “团团之前没吃过,最喜欢。”说着还又张开了嘴巴。

    小家伙嘴里的还没咽完,现在又张着小嘴巴讨要,贪心的小家伙。

    不过见到小家伙这么喜欢,连肚子上的疼都给忘了的样子,祝简书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些,还是纵着他又给放上去了一颗糖。

    这些糖是他带在身上的,不过并非他平常要用这些糖来哄小孩欢心,而是本来就打算放云落居这里,让他们给小孩保管着,每日只有三颗的分量,不能再多。

    你说祝简书这个样子怎么不会让属下印可觉得他们大殿下小孩养着养着倒把自己给养成爹了?

    跟着过来的印可此时见到他们大殿下一脸宠溺着往那个小孩子嘴里放糖,内心摇了摇头。

    人家真当亲爹的也比不上他们大殿下这样,在印可看来他们大殿下本来是打着别有用心,趁小收买人心,稳赚不赔的买卖,但是现在他怎么觉得有些悬呢?就看他们大殿下这越来越用心到难分真假的样子,搞不好最后要赔。

    小孩喝了药,吃了糖,肚子上的不适越来越弱,也渐渐又困了起来,又让小孩漱了口,祝简书便一手轻轻拍着小孩的背让他睡了,只不过是仍然让小孩睡到了他的怀抱里,一只手也依然热乎乎地贴在小家伙的肚子上。

    等到觉得小家伙睡的熟了,才小心翼翼停了手,然后又小心翼翼将小家伙放回床上,给小家伙的肚子上盖了条小薄被。

    回去之后,祝简书并没有睡着,不过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睡觉也并不是必须。

    只是今日又与往常不一样,他既没有修炼也没有处理事务,他心中不能够静下来。

    也并不是因为小家伙生病了担心的事,虽然小家伙当时哼哼唧唧的很可怜,可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因为吃了冰凉东西而肚子疼的小毛病,不是大事。

    不对,这个用词就错了,他不应该是‘担心’的,祝简书眼里闪过困惑。

    今日急匆匆去云落居的时候属下印可说的话,总在耳边回响,搅得他心里不宁。

    爹不爹的绝对是印可胡说八道,祝简书对此极为拒绝。

    而印可所说的他对小家伙太用心了,祝简书也不承认,就算他用心,那也是因为小家伙身上有值得的价值。

    祝简书想的清清楚楚,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依然静不下心来,就莫名烦躁。

    所以半夜三更的时候,祝简书便传了命令,将属下印可派了出去,派的地方挺远,甚至远出了孚幽大陆,有丝迁怒的祝简书暂时不想看到他。

    不过就算是这样,第二天本来想去再看看小孩的祝简书都没有再往云落居去,像是跟谁较着劲似的。

    不过虽然祝简书没有去,但是云落居里还是很热闹,因为安烨茗和腾亦衍过去了。

    这两人都没有祝简书着急,不像祝简书昨晚听了消息就匆匆赶过来,而是现在才过来的。

    不过这已经是尊上重视的一个表现了,毕竟只是乱吃了东西拉肚子而已,尊上可还从没有说去探过谁的病,祝简书和腾亦衍两个谁也都不曾得到过这样的殊荣。

    不过虽然都觉得肚子疼拉肚子就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小病,但是到云落居里见到了小家伙,却又觉得好像比所想的要严重些——

    往常活力无限的小家伙今日萎靡了许多,蔫嗒嗒的,一双大眼睛都不再亮晶晶的了,整个小身板显得无精打采。

    这副小可怜的样子,安烨茗看着有丝不习惯。犹豫着像祝简书那样在小家伙的头发毛上摸了一下,“怎么这么没有精神?”

    小家伙虽然懒洋洋的,但是还是乖乖回师尊的话,“团团生病了,没精神,过两天,团团能喝两大碗。”

    小家伙还没有好利索,虽然今天肚子不怎么疼了,但是早起的时候又起了低烧,此时连他最喜欢的吃饭都没有胃口了,扒着小碗,吃的一点都不欢快了。

    “昨天不听话乱吃东西了?”

    小家伙睫毛颤了颤,“嗯,团团不该乱吃东西,殿殿训团团,团团不对。”所以你就不要再训了。

    因为吃雪糕而拉肚子,然后兴师动众什么的,让安星澜还是挺脸红的,挺不好意思。

    不过因为这一点小病,就这么多人围着转的经历他也没有过,其实也并不烦。

    另一旁坐着的腾亦衍也很不自在,连小崽子都开始认错了,他也马上跟上,“师尊,我也不对,我该拦着小师弟的。”

    安烨茗转头看他,并不客气“当然是你不对。”

    腾亦衍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可不是小崽子自己闹腾着要倒弄,自己要吃的吗?也不是他喂的啊?

    腾亦衍一时有点胆颤心惊,尊上说他不对他也认了,只希望尊上能换个罚法。

    “既然知道自己不对,而且还是再一再二,就罚你——”

    安烨茗的声音却是被一个软趴趴的小奶音给截住了,“师尊,不是糖糖,不罚他,要罚,罚团团。”小家伙拉了拉安烨茗的袖子,有点小害怕的样子,但是说到最后却还是挺了挺小胸膛。

    安星澜虽然喜欢看腾亦衍倒霉,但是这件事又有些不一样,腾亦衍也算是无妄之灾了吧,安星澜还是不希望他因为这事受罚的。

    而且腾亦衍也是一个还凑合的玩耍对象,抛开拉肚子,昨天玩冰还挺有意思的,雪糕也挺好吃,安星澜舔了下唇,等再大几岁他再吃就没有问题了。

    不想让腾亦衍以后对他退避三舍,他以后还要去找腾亦衍玩的,腾亦衍挺好玩。

    腾亦衍本来在提心吊胆听尊上这次要怎么罚,再一再二什么的,听着就不像要轻拿轻放,现在听到小孩软糯糯的声音,腾亦衍稍显狭长的眼都瞪大了不少。

    小孩胆儿很大啊,何曾有人这样直咧咧地打断过尊上的话?他还敢扯尊上的袖子?

    但是更令人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被人打断话了的尊上只是垂眸看了看袖子上的小不点手,没有生气,没有抽袖,而是又轻飘飘看向他,道“澜澜替你求情,这次就暂且算了。”

    咦?咦?!

    腾亦衍先是惊再是喜,尊上竟这么好说话了?小崽子说话这么有用?

    不过能够不再添惩罚当然还是非常高兴的,就是吧,腾亦衍这个时候看着蔫嗒嗒的小崽儿,又莫名觉得好像欠了他点什么似的。

    小崽儿往日里都叽叽喳渣,今天就看着还挺可怜的,腾亦衍难得反思了一下,小崽子这毕竟是跟他一起才生病的。

    腾亦衍不大自在地坐过去,端过小孩的小碗,“我来。”小崽子的手也软趴趴,看着没有力道,一口粥要喝老半天。

    但是不自在的腾亦衍声音拔高了,还粗声粗气来掩饰他的不自在,就显得有些凶,对上尊上不满的视线,腾亦衍忙又压低了声音,强温柔下来,重道“我喂你。”

    腾亦衍挖了一勺粥,不大熟练地放到了安星澜嘴巴前。

    安星澜眨巴了下眼睛,然后就不客气了,还故意配了音,“啊呜。”一大口把盛了粥的勺子叼进嘴里。

    安星澜不稀罕别人喂饭,但是,看腾亦衍做这事就觉得特别有趣,因为他这么个人看着就和拿着小勺子喂人喝粥不搭,看他僵着胳膊就很有意思。

    安星澜弯了弯眼,甚至多添了两分胃口,然后在腾亦衍一勺一勺的喂送下把那一小碗粥给喝完了。

    这一天祝简书都没有过来。

    不过又第二天的时候,祝简书终没有坐住,还是去往了云落居。

    安星澜并不知道祝简书的纠结,也没有去想昨天祝简书没有来的事,因为祝简书都是隔些日子才会来一次,大殿下嘛,忙的嘛,很正常的呀。

    他又喝了一天的药,终于好利落了,一大早起来神清气爽。

    见到祝简书过来开开心心道“殿殿!”又恢复了往日的元气活力。

    见到重又笑的小脸开花的小孩,祝简书眼里也漾出丝笑意。

    安星澜招呼祝简书“殿殿,来吃。”

    他病好了,胃口恢复了,这两天喝药喝的嘴巴里都是萦绕不去的药味,现在想好好大吃一顿,而今天的早餐准备的也很丰盛。

    见到祝简书,安星澜拿筷子去给祝简书夹一个小包子,只是他的手拿筷子还拿不好,夹不住小包子,试了两次没成功,最后是戳进去挑起来的。

    “给殿殿。”

    小家伙的这种亲近,让祝简书的嘴角又往上扬了扬,弯腰张了嘴把那只被戳破的小包子给吃了。

    然后见小家伙又要喂他,祝简书忙道“团团自己吃,师兄也自己吃。”

    “好,今天超好吃。”小家伙拿着他的小勺子,又将小脸蛋往他的小碗中凑过去。

    胃口很好一脸馋相的小家伙让祝简书眼里又铺了更多的笑意,他还真就拿起了筷子,开始尝起桌上的菜来。

    像他们这些早就入了修行之路,且修为已经高了的人,除非个别追求口腹之欲的,大多数并不会食用这样普通的食物。

    但是偶而食用也并非不可,祝简书现在坐在饭桌前,尝着这些食物的味道,在小家伙香喷喷的吃相下,似是也多品出了分美味来。

    不过祝简书当然也不是冲着饱腹去的,所以吃的优雅缓慢,后来更多的就变成了给小家伙往小碗里夹菜,接手了下人们的活儿。

    安星澜面前有两个小碗,一个是盛粥的,一个则是盛菜的,侍女们给他把菜夹进小碗里,他再用勺子从小碗里扒,不用别人喂。

    祝简书听红珍说过,像团团这么大的小孩子都还是需要大人喂的,团团则不一样,自己就能吃了,很不错,让人欣慰。

    安星澜觉得他都有三天没有正儿八经吃饭了,然后吃了个肚儿圆,超好,而且终于不用喝可苦可苦的药了。

    安星澜满足地瘫在他的专属椅子里,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饱~”

    祝简书笑睨了他一眼,“吃的不少也没见你长肉。”

    安星澜拍拍自己鼓起来的肚子“有肉。”

    祝简书弯腰探过去手,“是吗?”

    祝简书的手刚碰到安星澜的小肚子,安星澜就已经哈哈哈笑出声,小奶音说着痒,飞快地弯腰藏起了小肚子,笑声一串一串的,也让祝简书的笑意弥漫眼底。

    小家伙很怕痒,这也是两人之间偶而玩一下的小游戏,每次都是还没怎么碰到他,小家伙就先自己要笑的打跌。

    想着小家伙刚吃的饱饱的,祝简书不再逗他,伸手扶住要从椅子里跌出来的小家伙,“好了,坐好,不逗你了。”

    小家伙眼睛都笑的水汪汪的,被扶着坐好时候,还一本正经道“团团有一点怕痒。”

    让人又是想笑。

    小家伙笑的脸蛋红扑扑,伸出小手来在脸边扇“热。”

    祝简书知道小家伙很怕热,伸手从旁边属下的手里接过一把扇子,给小家伙扇了扇,“夏天都过一半了,再一半就过去了,很快。”不过现在也正到了最热的时候。

    安星澜往扇子边歪了歪,道“夏天不好。”

    唉,看着祝简书他们这些寒暑不侵,可以一年四季都穿着同样款式长袖衣衫的人就再次羡慕。

    虽然安星澜自己穿的布料还是特质的呢,特别轻薄,还凉凉的,听红珍说是祝简书那边送过来的,但是也挡不住还是热。

    安星澜摸了摸自己薄薄的衣袖,抬了抬脖子享受扇子送过来的凉风,小眼神瞅了瞅旁边笑着的人,便不禁晃了晃小短腿。

    祝简书“这么高兴?又在高兴什么?”

    “嗯……,就是高兴。”

    祝简书也不在意,手上的扇子继续不轻不重地扇着,小家伙只要不是生病的时候,少有不开心。

    小家伙不热了,估摸着也该消食了,祝简书将扇子合了放到一边,“团团,这两天喝药苦吗?”

    “苦,可苦可苦。”安星澜正想跟祝简书多诉诉苦,但是,咦,虽然祝简书还微笑着,怎么觉得这笑有些凉飕飕的呢?

    “以后还想不想喝苦药?”

    安星澜摇摇头,“不想。”

    “师兄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能乱吃东西,还特别说不能吃冰的东西?”

    安星澜犹豫道“……是。”这下他确定了他的直觉,确实是要不好了,有个词叫秋后算帐。

    安烨茗踏进院落,还没进门的时候,从大敞着的正厅房门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家伙伸着小手,要缩不缩,两只眼睛睁一只闭一只。

    而他的大徒弟则在小家伙对面站着,竟是板着脸面容严肃的样子。

    小家伙绝对不是在伸着手要东西,而他大徒弟手里拿着,而且还举起来了的是……竹片?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还可以有一更,就是会比较晚。,,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手机看书,尽在·夹克小说网手机版M.jiakexs.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